在德港人登報聲援香港 吁反思德中貿易原則

為響應第二次港人在全球媒體的登報行動,香港僑民于10月1日在德國報紙上刊登廣告文章。負責人林先生(Lam Chiu Kit)告訴大紀元記者,“我們要跟全世界說明,在香港發生警察對和平抗爭民眾的暴力鎮壓。”中共已建政70周年,但在人權、民主上仍存在問題。文章還呼吁德國不應過于依賴中共,要反思與中共的經貿原則。

香港警察變成失控部隊

林先生表示,登廣告文章,是因為香港的人權、人道問題比很多德國人想像的要差,文章中提到了德國人可能不知道的人道問題。例如,在德國《日報》上刊登的《香港侵犯人權:已經到了這一步了》的文章中有一例,兩名警察在香港一家醫院對一名老人施行酷刑,老人當時已被綁在病床上,完全不能移動,只能被警察折磨。

“很多德語媒體沒有關注到這個嚴重問題,他們還覺得只是在街上有沖突、有暴力的情況發生。可是警察在香港已變成了完全失去專業水準、失去控制的一個部隊,這是我們想引起人們關注的問題。”林先生說。

德國可在多方面與中共談判

在《每日鏡報》刊發的《香港的今天,世界的明日?》廣告文章中提到,中共是德國的重要貿易伙伴,雙方貿易額達2000億歐元,其中香港在物流、金融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德國在香港有700家公司。香港的吸引力在于它與歐洲文化的淵源,在實際經濟生活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。香港的這種地位必須保持,才能確保持續的經濟合作。

德國的一句外交格言說,加強民主、法治和人權,從而追求德國自己的利益,“只有在民主、法治原則有效并受到尊重的情況下,持續發展才能長期存在。” (引自2017年“德國外交政策基本原則”)

文章還提到,目前德國對香港局勢的反應低調,給人的印象是德國過于依賴中共。在當前經濟困難時期,盡管穩定的經貿關系極其重要,但歐盟和德國仍可在多方面加強跟北京的談判。

例如:
——中斷給中國提供的教育補助金(每年6億歐元)。
——停止出口軍備和相應產品給香港警察。
——暫停并審查華為的5G網絡訂單,直到中共履行其在香港的國際法義務。
——限制中資大筆投資收購徳企,消除由此產生的沖擊。
登報希望香港問題被高度關注 反思德中貿易

林先生表示,用廣告文章說明德中經貿合作,在德國已經引起了反思。“這個反思還遠遠不夠。”他說,“德中有非常深厚的經濟交流,可德國人沒有清楚地了解,中共給德國人提供好處、花大錢購買德國大型公司以及在德國投資的目的,這些背后的政治動機是什么。”

“而接下來會有什么問題?”林先生說,“他們(德國)現在在香港的民主運動上保持沉默,當然是不想影響到跟北京的經濟利益。”

他覺得,“可從長遠來說,如果不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,他們會失去香港這個重要的窗口,也違反了德國跟其它國家交往的原則。人權、民主、自由這些議題是貿易交易上非常重要的原則。”

林先生還提到,港人在德國報紙登廣告之后,港府和新華社也在德國媒體上登廣告。“這樣證明登報的做法對提高香港問題的知名度有很大的幫助,否則它們也不會跟隨我們做。”他說,“媒體確實引起很大反應,我自己也收到很多記者的查詢,希望多介紹一些登報的過程,還有我們接下來的計劃。”

“在柏林,很多香港人跟不同的政治人物、不同人士接觸,其中有些人就是通過廣告了解到香港的局勢。”林先生說,“我們最主要目的已經達到,提升香港這一議題在德國的知名度。德國人也可以在政治層面參與和反思:到底跟中共的貿易要怎么做?”

在德港人:再不站出來就沒下次了

除了登報外,在德國的香港人也積極站出來,聲援香港民眾。香港人林小姐是慕尼黑響應全球撐港反極權的組織者之一。對于參加并組織9月29日活動的想法,她說,“感覺現在再不站出來就沒有下次了,所以也怕不了那么多。”

“對我個人來說,與在香港、正在前線出來抗爭的人比較,他們比我們勇敢多了,我們頂多是站出來呼喊口號,舉一下牌子,跟他們完全無法比。”林小姐說。

林小姐表示,過去幾月來港府不回應人民的訴求,從開始推反送中條例,后來發展到警察暴力,“我們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。雖然港府有撤回送中條例,但這三個月來發生了太多的事,對香港人來說,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。”

“香港人要自己對抗港府背后的中共政權,力量非常不夠。”林小姐表示,“我們想通過這次活動讓世界更多的人知道,香港正在打的這場仗,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聯合起來幫我們一把。中共政權不只是對香港,或是新疆和其它一些地方,在世界各地它們也有滲透的行為,希望大家也留意這些,和我們一起對抗中共。”

“世界各地對香港人的支持不僅是精神上的鼓勵,我們也希望會有一些實際的行動。”林小姐說,“比如美國正在審理《香港人權法案》。我們希望德國也可以推行到實際行動。我們也開始積極在這方面做努力。”
在德臺灣人:不管民主好不好 言論自由不能放棄

參加慕尼黑全球撐港反極權集會的林先生是臺灣人,他的太太是香港人,太太的親戚和家人都在香港,“香港現在發生的事就像發生在我家里的事一樣,我本身是臺灣長大的,對民主蠻有感觸。”他說。

“一開始臺灣人可能還是比較冷感,不太感興趣,因為香港是香港,臺灣是臺灣,臺灣有自己獨立的司法系統。”林先生說,“現在三個月了,很多臺灣人被感動,抗爭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香港目前不論是經濟、民生,還是政治地位,都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
他說,如果中共當局將香港管理得非常好,“我相信應該不會有人上街游行。在臺灣經常有人討論,民主到底好不好。看到香港之后,更可以認定說,不管民主好不好,言論自由是不能放棄的。”

他還表示,“對我來說,不需要向香港人那么小心(中共間諜),所以我更應該站出來。無論是在這邊或在香港抗爭的人,是拿出生命在拼,跟他們比起來,我站在這里微不足道。”#

【大紀元2019年10月06日 記者黃芩德國采訪報導】

責任編輯:李穹

Pin It on Pinterest

Share This
返回頂部
大紀元德國生活網簡介 | 授權與許可 | 版權?2016年大紀元德國生活網 保留所有權利
 
快3二同号稳赚技巧